主页 > 新闻中心 >

 
看热闹的人渐渐四散了
日期:[2017-06-07 22:56]   文章录入:未知   共阅[]次
 
那天过事是王老四他父亲离世了,张美丽也在王庄子村,张美丽看着王狗子骂偷竹子人也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昔日约会那茂密的竹林子确实稀疏的让人目不忍睹,那一条穿过竹林中央的溪水已经真的裸露出来。张美丽看了王天全一眼走近几步热情地叫了一声叔。王天全心情复杂的应了一声,礼节性的打了一声招呼,走出人群不再听王狗子的谩骂声。张美丽更多想到自己和王二平在竹林里一次一次的约会场面。王二平没有回来,平时村里过事他都回来,这次他特殊了,他不想见到张美丽和张解放,还有那个叫刘海涛的人。一个自己爱的人和一个自己恨的人还有那个自己不想见到的人。他也不想让父亲触景生情的心里又一次难过。他在城市的饭馆里还直直地站着,期待着有人给他说下几碗扯面,是薄是厚还是薄厚正常。他有下不完的扯面在等着他,他有时不禁傻笑自己,上帝安排自己到世上是扯面来了?
 
 
“美丽,你也来了?你和女婿娃一起来得吗?你还认得我吗?你和王二平当年在河边在竹林里说的话我可都听过了,你说要在王庄村河道里修一座桥,现在你是理发店老板了,那你还修吗?你还是修吧?你每次来你姑家也方便了。再说我村里人也不让你白修,就按你和王二平说的叫美丽的桥吧。”王狗子把偷竹子偷核桃树的人骂后无话可骂了,看见了身边的张美丽,又醉意十足的和张美丽说话,他不停地打嗝,吐着唾沫,脸色也灰黄之极,看人的眼神极为恍惚。努力地掏出一根烟想点燃,可就是打火机打不着火,生气的扔了火机,继续和张美丽对话,“美丽,修吧,王庄村人是有良心的,会记着你的好处。”周围看热闹的人笑了,纷纷议论着,张美丽会修桥吗?他和二平分手了干嘛要修桥啊?
 
 
张美丽难为情地笑着,王庄村对她来说太熟悉了,从小几乎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按说和王二平结婚了真有钱了,修一座桥那也没有什么。可自己毕竟和王庄村没有什么瓜葛,就因为姑在这个村子吗?多么勉强的理由。再说自己哪有钱去修一座十多万的石头桥?刘海涛下岗了,理发店的生意也是不太景气,自己有啥能力去做一个伟大高尚的人做那些根本自己不敢再去想的善事?王狗子的醉话让她红了脸,多少的王庄村人在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你张美丽说要修桥,没有人逼你,是王狗子听你那样说的,人家狗子也不是信口开河,也是说你说过的话。张美丽尴尬的站着,她不知自己给一个醉酒的人应该如何回答?说不修吧,那王狗子会不会失态的说一些自己和王二平约会的情话,让自己难堪,说修吧,村里多少眼睛在看着,以后不修咋下台?自己哪里来的修桥能力?
 
 
张美丽也想不接话茬,笑着离开这这人很多的地方。可她以后如何再来王庄村,她又打消了想走的念头。她想说几句,让自己下台阶的话,她搜肠刮肚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她只是微笑着,用微笑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乱不安。王天全又一次回到人群中,他听到王狗子说张美丽和王二平的事,他内心有些恼火,过去的事已经成了伤疤,为啥还要去揭开那些心痛的话题。过分了,王狗子,王二平和美丽没有得罪你啥吧?你不能把俩个年轻人和那些偷竹子的偷核桃树的人栓到一条绳上,这是多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啊!“王狗子,行了,喝了些马尿你疯了,你回去睡觉去吧。”王天全拉着王狗子的手拍打着他的肩头,把他拉着离开了场面子。看热闹的人渐渐四散了。张美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坐在一个方块青石上,她想,要是和王二平结婚了那有钱了自己能舍不得去修一座桥吗?
 
 

【字体:   【背景色 -               关闭
上一篇:茫茫人海能走到一起真是缘分
下一篇:大发赌场注册适时的雨是美得就如一段难以忘却的友情
山西太原碧晶体纤维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发赌场注册,>大发赌场平台.
联系人:宋经理 联系电话:13969980080 公司地址:大发888真人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