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我是那么怅然若失的走到那一碗早已冰凉了的汤面条前
日期:[2017-06-07 22:55]   文章录入:未知   共阅[]次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出来说:“又和离了一样。今年初二媳妇回去以后再没有联系过。”我吃惊地看着他的脸,咋又离了?他原来还有过一段婚事,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我回老家去了,村上的大喇叭又在树上唱着欢快的眉户戏《梁秋燕》,二哥在家里一边扫着院子一边对我说:“咱组上老大难要脱离光棍了。明天结婚。”我很随意的问了一句,“娶哪儿的媳妇?”二哥又叹息了一声说:“也是一个估计不会长久的婚姻故事。听说那女方神经有些不正常。”我噢了一声。心想,有一个女人总比没有女人好啊!后来没过多久就听说那女的跑了,再也没有回来,他的好多年积蓄就那样没了。我也是忙碌着为了生活再也没有问过他的事,也没有人在我面前提起他。
 
 
他的第二次婚事是三年前吧。他和一个丧夫的女人结了婚,听说那女人有一儿一女。我是听村里人说的。好多年也没见过他,去年我在大街上碰见他,他掏出一根很少有人抽的廉价烟,很热情的递给了我。我是不抽烟的,无论是多么昂贵的中华烟我也一般拒绝了,可我没有拒绝他的热情,接了烟还接受了他那热辣辣的一团火苗,尽管我抽时咳嗽了一声,我还是和他一边聊天一边燃完了那一根烟。通过聊天我知道他干着一份送快餐的工作,他平时也不太回家,在城市附近的新家住着,为那丧夫的新女人养活着一对儿女。“三年了,咋突然就过不下去了?”我还是不解地问,多少都应该有一些原因。“我挣得钱五六万都给家里人花了,还嫌我不挣钱。那孩子说我是一只狗,吃了自己家三年饭。我能忍受得了吗?正月初二那一晚她和我吵架了,走了后再也没联系过。”他的表情流露出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痛苦。我给他倒了一杯水,又递了一根烟。
 
 
“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对他没有那种感情,一家人把我当挣钱机器了。没有媳妇就不要女人了。我也就这样了,没有一个孩子。”他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也充满了一种无奈。“我比你小两岁,是属虎的。”他抽了一口烟,努力地笑着对我说。我心想,真是一只没有肉吃的老虎啊!人都说属虎人命硬,遇事顺利幸福者居多。可这真是一只可怜的老虎。“那你晚上几点下班回老家?每天都回吗?”我很想知道他的时间安排。我想他走了以后就写他,这个和我一起拉着架子车曾经上东坡收过麦子的人,那时我是孩子他还是孩子。“每晚上八九点我骑摩托车回家。现在路好了。”他笑着说。“天冷了,晚上注意安全。”我对他说。“噢,不回去就睡不着,我爸老了,只要看他活着我就高兴。”他提起父亲还是露出幸福的笑。我想到他还有两个哥,问那你哥管父亲吗?他急忙说管,就是给些钱。我也不多问,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那是人家的家事。
 
 
沉默,许久的没了话题。该说的该问的我们全交流过了。他好像有心事似的抽着烟,我又给他续了半杯水。他看着我,很难为情地说:“和你商量一个事行吗?”我疑惑地看着他,有什么事情有求于我?我是没权没势的人,给人也办不了啥大事,就是小事也办起来困难,村主任找我给自己买电动工具给老徐说了半天也没便宜一毛钱,他一送快餐有什么事情能用上我?我不解地看着他问,“你说啥事?”“能借给我三百块钱吗?”他吞吞吐吐地说。我笑了,心想,这是多么大的事情吗?还搞得那么复杂。我不假思索地掏出了钱递给他。他接过钱又说:“要回去给我爸买药,没钱了,发工资还有好多天。工资发了我就还你。”我笑着不急。他有起身走的意思,我挽留他再坐一会儿。他苦笑着说:“回去还忙着呢,送一份快餐能挣两块钱。老板不停地打电话催。我还是快餐点店吧。”我把他送到门口,看着那穿着桔红色夹克衫的他消失城市拥挤喧嚣的人流车辆中。我是那么怅然若失的走到那一碗早已冰凉了的汤面条前。
 

【字体:   【背景色 -               关闭
上一篇:静坐夕阳人老了还是健忘些好
下一篇:茫茫人海能走到一起真是缘分
山西太原碧晶体纤维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发赌场注册,>大发赌场平台.
联系人:宋经理 联系电话:13969980080 公司地址:大发888真人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