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我们 >

 
现在我依然难以解释,只能化作一个不可忘怀的记忆
日期:[2017-04-24 15:40]   文章录入:未知   共阅[]次
知青岁月那点事(3)
    生活永远不会是平静,不论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都是如此,就是这些大大小小的事件,铸成环绕我们一生的记忆,以至于影响我们一生,改变生活轨迹。
     在集体户是需要彼此关怀和帮助的,有一次我感冒很严重,半个多月不好,整夜的咳嗽,嗓子都咳哑了,说不出话,小舟就骑自行车到公社给我买来药,也许是知青很受老天的眷顾吧,我吃了几天的药,感冒就好了。而另外一次有病就挺吓人的了,六月的一个早晨,小舟一脚就把窗户踢开了,这是她一贯的开窗户方式,按理说很正常,可是我却感到一股凉风掠过,一个小时以后,我的身上起了好多疙瘩,一片一片的红红的,就像眼看着还在往起起似的。没办法我们三人一起去公社卫生院,在当时没有别的办法,往静脉里推药,推了一会我就感到心很难受,实在忍不住了,我就对护士说,我心难受你能不能慢点推或者不推了,小护士说就剩一点了,你再坚持一会,要不这药浪费了。这是老王对护士喊“你看她脸都啥色了,别推拉,浪费就浪费”护士抬头一看啊了一声,就拔掉了针,小舟对我说“你的脸煞白煞白的可吓人了”,我的心突突的站不起来,他们俩扶我在公社医院的椅子上坐了近一个小时,回到集体户我还很心疼剩的那些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别说身上的疙瘩真的好了。在当时年轻不知道害怕,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更让我惊悚的事情还在等着我。就在九月十三日的晚上,让我有了终生难忘的害怕,那天晚上吃完晚饭,跟往天一样,坐在一起聊天,老王和小舟他们在打打闹闹,到了晚上快八点的时候,小舟突然就不正常了,莫名其妙的对我大喊,还说要去串门,老王让我在后面跟着,我们集体户门前有一个大水坑,我们怕她掉下去,她不让我跟着又返回集体户,回到集体户还没来得及进门,我们就看见女生屋三个窗户一起打开,一种恐惧感向我袭来,小舟一定坚持说是我打开的窗户。我们越发感觉小舟的不正常,开始了胡说八道,不认识我们、站立不安、两眼瞪的很大直勾勾的、一会坐、一会满屋走、一会又要睡觉......她躺在炕上大哭大叫,一会跪在我面前喊“妈妈,你要保护我,求求你救救我吧......”一会又跪在老王面前喊爸爸,让他救救她,说有人要杀她。对我说“妈妈你快睡觉吧,睡觉就没人能杀你”我根本就不敢睡,她在炕上滚来滚去,看上去相当的难受,我就用力的把着她,她努力的挣脱,喊声越来越大,老王看她脱衣睡觉,就回男生屋去了,我实在弄不动她,三个小时过去了,我既害怕又镇静,我对老王说“这样不行啊,她会累死,或者难受死”我让老王看着,我去找人送她去医院。 
  夜深人静,整个小村庄很静,这在平时我是绝对不敢出门的,我来到集体户后面,就是小舟常去串门的那个人家,她家门窗紧关,我怎么喊屋里也没有反应,最后我爬过院墙,看来人到急事什么都不怕了,在平时我是怎么也爬不过这个墙的,我用力的敲着门,喊着他们,这家的男主人给我开了门,我对他家人说明了来意,她家的大女儿陪我去队长家要车,她家妈妈去集体户看小舟,队长又陪我去拖拉机司机家,队长、女孩和我先回集体户,我给小舟穿衣服,准备送她去医院,小舟依旧大喊大闹、又哭又笑,我根本就没有能力给她穿上衣服,她把我巴拉的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的,我急的哭了起来。
  队长还说“快点,一会拖拉机要来了”老王从男生屋过来。
  看了看对我说“你别哭,别急啊”
  我说“能不急吗?都折腾三个多小时了,我也弄不动她” 
  老王说“你别生气啊,我来帮你”
 “都什么时候了,我还生气,快点吧”我说着。就看老王上炕就把小舟给抱住了,我就赶忙给她穿上裤子,她好几次给我好几脚。
  小舟还对我喊“你是我妈妈,求求你救救我”
  对老王喊“爸爸你别和他们一起杀我,你要和妈妈一起救我啊” 司机来了我问他车上有什么,他说有些稻草,我就抱起小舟的被子铺在车上,老王背起小舟,我又抱起我的被子,待老王把小舟放在车上时,我把我的被子给她盖上,小舟在车上还是喊闹,还往车下滚,我压住她的腿,老王按住她的肩膀,老王抬头看看我。
  猛地对我喊“你抱的被子都放哪里啦?就穿那么点你不冷啊?”说实话我很委屈,我哪有时间考虑我啊。
  我说“给她盖一个铺一个,我没事走吧”。
  队长问“还有事没?没事就快去吧”
  老王出奇的大喊“有事,去男生屋拿一件大衣”队长把大衣拿来刚要给小舟盖,老王又喊了起来“给她披上”我披上大衣车开了。深秋的旷野之夜,大地铺满了成熟的庄稼,夜空深蓝镶着白云,秋风呼叫着,毫不客气的刻痛了我的脸和手,我暗想如果没有大衣会不会冻死我啊,我分明感到寒风让我瑟瑟发抖。很快我们到了县医院,到了医院小舟居然没事了,一切恢复正常,问我“咱们上医院来干什么?”我大概的告诉了她。
大夫来了听了我说的病情,大夫给她打了一针镇静针,又拿了八片药,我们就回来了,回来的路上小舟安静些了。九月中旬农村的旷野,很宁静很冷,我们都很累了,谁也不说话,只有拖拉机的突突声,离集体户越近小舟越不安宁,回到集体户已经是下半夜了,本以为打了针吃了药就没事了,可是回到集体户她又闹起来,这次只是不再乱喊乱叫,就是嚜嚜叨叨的,不睡觉也不让我睡,一定让我把大夫开的药都拿出来,我就不明白大夫给我拿药时 ,她跟本就不知道。 她却说“大夫给开八片药你都给我,我不要吃”我说“没有只开四片,你吃了两片还有两片”老王示意我给她两片,结果她把两片药扔地下踩碎了,我守她一夜,她折腾一夜。她的疑心很大,第二天我做了四碗疙瘩汤,她把三碗都攉弄了,每碗都只吃两口,老王奋力抢下来一碗。 他说“只有这碗她没动,我吃了一口你别嫌乎,就吃这碗吧,我吃她攉弄那碗”我很感激的接过老王的饭碗,以最快的速度吃着,小舟又对我说“我没吃饱,你的一定没有毒药,给我吧”老王赶快把他的饭碗递给小舟,并示意我快吃,一连两天她都是哭哭闹闹的渡过的,第三天实在没有办法了,我要崩溃了,老王说“送她回长春吧,我送她回去”我也真怕时间长了会出什么事,老王让我给她家长写信,说明一下她的情况,我写好了信将他们送上火车,在去往火车站的路上,小舟就向老王要我写给她父母的信,并翻遍了老王的衣兜,老王把信藏在鞋里的鞋垫下。连哄带骗的上了火车,火车启动她恢复正常!
    她们走后的第二天晚上,小舟常去的社员家的女主人来到集体户,向我要小舟的生辰八字,她告诉了我小舟发病的原因----让黄鼠狼迷住了。她说她儿子在中午的时候,打死一只黄鼠狼,把它吊在树上扒皮,正好小舟去了,社员让小舟离远一点别吓着,女孩子胆小、体质弱。而小舟却说不怕,还拿扒下来的皮贴贴脸,以示自己的胆量。我不理解也难以置信。但我又没有什么别的解释她发病的原因。在当时我解释不了,现在我依然难以解释,只能化作一个不可忘怀的记忆。  
 
 

【字体:   【背景色 -               关闭
上一篇:现在碰到困难时候就想起知青时的艰苦
下一篇:自感没有倾注全部的热情虽然不能说庸庸碌碌
山西太原碧晶体纤维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发赌场注册,>大发赌场平台.
联系人:宋经理 联系电话:13969980080 公司地址:大发888真人赌场